第二节久违的大地(40/56)

来源:admin日期:2020/06/03 浏览:74
虽然说见过不少大场面,但是如此的两军对阵还是头一回。在战场上,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是血红的。即使不是血红,那么他的心里也一定是红的。此时的我看来,亚特拉斯的战斗力真的是很逊。在北国铁骑的逼进中简直溃不成军。我想,这就是亚特拉斯不惜代价招揽人才的最大原因了吧。看着残兵疲将的亚特拉斯军队,我在犹豫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。这样一个国家,是否真的值得我为它而战。眼见菲托在末路被困,我的出手是否已成了必然?“菲托,你已经没有退路了,快点投降做俘虏吧!”哪个无名小卒在瞎叫呢。真是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菲托的实力我很了解,北国能找到的比他强的没几个。话说回来,几亿只蚂蚁一块咬我,说不定我也是死,更何况人乎?“不,你长得比努尔还丑~投降你我会失眠的!”我禁不住轻笑起来。三军被困,幽默始终不减,不愧是菲托。这种时候卡恩是不会出现的,那小子怕死。恐怕又告假去追女孩子去了吧。而看着现在的菲托,唉,为什么他瘦得比我还快?同样失恋的我们,至少他的珍妮还在吧。“誓死不降吗,那么——”就等你一声令下呢,就喜欢看这帮人海铁骑冲向残兵秣马的溃军。我的身形,出现在这千军万马的中间。替菲托,挡住了全军突击。……“这个人是谁,不想活了吗?!”菲托骂骂咧咧。“这个人是谁,敢拦在两军中间?”那一方好象也是。我的斗篷在风中飘扬,而背上的轩辕剑已经被我拔了出来。闪着刺眼的光芒流动。我毫无惧色的看着北国的千军万马。“杀!!!”一声令下,千军万马驰骋而来。我扬起剑,呼啸的风中,我竭尽全力一个地裂斩。翻江倒海的剑气往前方席卷……好熟悉的感觉。这种以一当万的霸气,好象在前世或是前前世体会过。剑气席卷之处预测推荐,血肉横飞尸骨无存。地面一片平坦预测推荐,而北国的大部分军队已经没了踪影。幸存者奔走相告:“这人是恶魔预测推荐,快逃!”恶魔吗?或许是吧。左眼散发着蓝宝石的色彩,右眼一片血红,一剑将无数铁骑夷为平地。在这种状态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,恶魔就恶魔吧。但是,拉曼说的一句话,是正确的。老师的死使我失去了亲情,阿闪的死使我失去了爱情;所以,我绝对不会再眼看友情的消逝。我的朋友,菲托!所有,有我在,你们谁都别想上前一步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“赛特。”认出了我的剑,菲托的声音从后面响起。我拉下了头盖,回头深望着满面尘灰的他。“大家都很想念你。”他跪在地上。声音变得哽咽。我插回剑,轻声道:“霞,珍妮,基德老头他们好吗?”“你上哪去了?!”他哭声道。“你知道吗,我们都盼望着你回来!又希望你永远不要回来!我更怕你去了北国,去投靠杰里夫王去变成下一个努尔!”头一回看到菲托流泪。残军败将之中,这个气氛变的很凄凉。拍着他的肩,我笑着低声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他怔了一怔:“那如果,王国还拿你当通缉犯,如果……”我邪邪的一笑:“我已经决定要回去,不在逃避任何问题。真正勇于面对这一切。话说回来,如果亚特拉斯敢找我的麻烦……”在他呆滞的表情中,我一字一句的说:“那我就把他们全部杀光!”这股气势,一定令菲托大吃一惊吧。他轻声道:“你……你以前好象不是这样的。”我扬起眉毛:“那是怎样的呢?”“说不清楚,印象中你好象变坏了。但是,又不像是迷失本性的坏。整体看来,又好象是很理智的做法……”不理会他的评价, 云南11选5官网我戴上头盖, 云南11悻悻的说:“收兵咯,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大获全胜的你又该受奖啦。打扫战场吧,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网站猪头。”没有去亚特拉斯城,我先去了后山。因为阿闪的墓就在这里。虽然久未到来,目前仍然芳草盈盈,清洁无暇。“你们经常来扫墓吗?”放下鲜花,我回过头问着菲托。叹息之余,也非常的感谢他。我想,如果阿闪还活着的话,我们的关系可能会比铁哥们还铁。“每个星期我都会来,远征时就拜托阿姨帮忙。”菲托看着四周叹惋的说,“而且,珍妮他们也是一样。”半跪在墓前,我深深捏着拳头。“对不起,这么久没有来看望你。”我抚摸她的墓碑,“这些日子,我在北国有着另一番体会。原来,从前的我是那样的幼稚,狂妄,不懂事。总要你照顾,总要你为我牺牲。真怀念精灵族里度过的日子,真怀念我们在帝释天度过的岁月。真希望,自己永远都长不大,永远依赖着你生活……”菲托蹲在我跟前:“我原以为,你会流泪的。”我站了起来:“如果流泪能让她活过来,我宁愿哭瞎眼睛。只可惜,不能。”无论如何,现在的我做任何一件事都带着极强烈的理智,冲动已经很难使我陷入暴走了。而菲托却提醒着我:“哭并不是值得羞耻的事,只是情感的宣泄。没必要这么克制自己。”我转过身去:“现在的我已经变了。哭是无能的表现。回到亚特拉斯,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。就算有眼泪,预测推荐也要到该流的时候流。”你们,都大概没有想到吧。在北国的日子里,我和自身的魔性已经完全得到了涅磐,领悟到了很深奥的东西。并且,非常清楚自己过去的记忆。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哪些事,曾经并未做过哪些事。很期待自己的眼泪呢,究竟是蓝色,还是红色?……很久没到老师的道场。虽然苏威拉老师已经不在了,他的弟子们却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。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苏威拉的弟子,虽然我已经尽数得到了他的真传。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我独自走进室内。没有了老师的身影,静静的一片。墙上,依稀还挂着那副熟悉的壁画。我记得很清楚,这副壁画的名字。是达·芬奇的作品:《最后的晚餐》。阿闪曾经说过,这叫艺术,属于我不懂的范畴。而现在,我能深刻体会到这幅名画的真义。小心的把画摘下来,卷起来。这是老师最后给我留下的东西。你知道吗?我已不再是过去那顽劣的孩子。我真的很想念你,老师。我回来了,我敬爱的,苏威拉老师。心情无比的沉重又被门外杂乱的脚步声打断。门又被急促的推开,门外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。基德,珍妮,菲托,荀久离,霞……呆望了许久。我望着他们,他们也望着我。“好久不见了……大家。”我试着打个招呼。而疯狂的人群已经把我扑倒在地。拥成了一团。……皇宫,圣殿上。这是第三次见到亚特拉斯的国王。第一次是被菲托引荐,还吹走了装逼的努尔。第二次是亡灵之役后,在这里得到册封。而这一次,我的下场又会是什么?欺师灭祖?拖出去斩?“赛特,感谢你的参与,使我们骑士突围。你又立下了赫赫战功。”我苦笑一声,无聊的道:“恐怕在你们眼里,我也只是个连自己老师都能痛下杀手的魔族败类而已吧。”“苏威拉的死,是为了让你继承他的衣钵,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。所以,尽得苏威拉真传的你,更应该鞠躬尽粹的为亚特拉斯效力,不是吗?”这就是政治,这就是统治者。无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,也只是把我当成了强大的战争工具而已。而死去的没有利用价值的苏威拉,在他们眼里却已一钱不值,然后被逐渐的淡忘。“我巨万队不会,为亚特拉斯效力。”我开口说道。“你?!”“立下战功,仅仅是为了营救落难的好友。”我直视着他。“亡灵之役,仅仅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亲人。并且,我要彻底打败杰里夫王,那也是为了完成老师的夙愿。”他松了一口气。“我所要做的事,毫无疑问的会给你带来巨大的利益。”我转过身,“所以,我在亚特拉斯要做什么你最好不要拦我。否则……”面露凶光,恶狠狠的说:“我就宰了你!”把一个王者逼到这步田地敢怒不敢言,我的魔族本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暴露。所幸的是我已经找回了自我,此时我的想法,只是想去老师的墓前看看。沉重的脚步迈出宫殿,我感觉前方不远有人拦着我。掀开头盖,我露出了头部,也看到了拦着我的人。卡恩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只是眼神的交汇,已经让整个气氛变得非常紧张。彼此对视着,杀气也在四处弥散开来。哼,亚特拉斯第一高手卡恩吗?我们正面的交锋,迄今为止都未曾有过吧。好象不需要多余的语言,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,右上已经握向了腰间的剑柄。滋,滋,滋,他的剑一点一点向外拔。而我的手,也不知不撅的向背后摸到轩辕剑的柄……“停手!”一声令下,基德和菲托相互涌来。我和卡恩之间总是受到阻隔。此时,珍妮把我拉向殿外,而菲托拦在卡恩面前。我们两人又被拉开了。“赛特!”卡恩那刺耳的厉喝又从耳边响起。我回过头。“来一次正大光明的较量吧!”他指着我。我握紧了拳头。“你没有听见吗?我要跟你单挑!”卡恩放大了声音,“胆小鬼,你不敢吗?!每一次,你都只会做缩头乌龟!你不是苏威拉最器重的弟子吗?你不是被他传授了最高奥义吗?怎么,不敢跟我这个大师兄一决胜负吗?!”大家都不做声了,我轻哼一声:“你很期待是吧。”“你这个害死老师的凶手,人人得而诛之!”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我忽然觉得很好笑,我放声笑了出来。人人得而诛之。害死老师的凶手。恐怕这一笑能笑得你发毛吧。“就算苏威拉是我杀的。你又想怎么样?!”我瞪着他。一定以为我会为自己做无力的辩护吧。一定以为我还会选择逃避,选择绕开吧。而现在的我,恐怕要让你大失所望了。“你这个畜生……”卡恩咬着牙,“我一定会让你死在我的剑下!”我轻哼一声:“很好。明天这个时候,我们立下生死状一决存亡。地点是,老师的坟前。”这句话一出,恐怕连基德都大吃一惊。菲托急忙赶上来劝道:“怎么可以窝里反,都冷静冷静!”“闭嘴,蠢材。”卡恩邪邪的笑了。“非常期待你的赴约,赛特。”“彼此彼此,”我转过身,“明天的决斗,就我们两个。谁要是敢阻拦我们,那就一块把他插成蜂窝。是不是啊,卡恩尸兄。”哈哈哈哈哈哈。

  排列三第2020069期开奖:788,质合比为1:2,奇偶比为3:0,大小比为1:2。

,,新疆11选5投注
0